bfabp.com 色哥哥 色妹妹 色姐姐 色姐妹 第四色 淫色网 奇米影视 奇米 奇米网 俺也去 奇米影院 奇米影视四色 奇米影视817 奇米色 色和尚
  •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773ww.com 240bb.com av2012.com 7875g.com 5r9r.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一个志愿军战士的奇遇

    小虎今年刚19岁,高中毕业了响应党的号召没有考大学,而是背着父母报名参加了志愿军。在经过了三个月的基本训练后,便随着新兵营一起来到朝鲜补充到战斗部队。这时,朝鲜战争也进入了五次战役后的相持阶段,志愿军与美军和南朝鲜军进行着拉剧战,双方的阵线经常发生变化,小的交火也经常发生。小虎所在的部队当时正在二线休整,住在离前线二十多里的青河村。因为小虎有文化,长得又机灵,营长就把小虎留在身边当通讯员,并分给小虎一支美式卡宾枪。小虎所在的营部住在一个朝鲜小山村里,村里的男人除了上前线和战死的,只剩下几个老头和孩子,村里的生产和管理全是妇女和姑娘们负责,这些妇女大多数已经是寡妇了。村里的委员长是一个二十七岁名叫金顺子妇女担任,会说中国话,她丈夫在釜山前线战死了。小虎和营长住家的房东也是一个寡妇,名叫朴英姬,近四十多岁,大女儿二十一岁了,小女儿十九岁了。朝鲜的妇女对志愿军真是很好,不但帮助营部的炊事班做饭,捡柴火,洗衣服的事是全包了,小虎和营部的战士也经常帮助妇女们修补被美国飞机炸坏的房屋,帮助她们忙地里的活。空闲的时间,小姑娘总是缠着小虎玩,大女儿也甜甜地叫着小虎哥,房东朴英姬帮助营长缝缝洗洗的,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样。一天傍晚,营长安排小虎给团部送信,要求第二天下午返回。心急的小虎一路小跑上路了,任务完成的很顺利,第二天中午就回来了。当走到距村子几里地小河旁,听到河里一阵阵嘻笑打闹声,小虎开始没在意,准备淌水过河,快到河边时吓了一大跳,原来是村里的金顺子委员长和两个妇女在洗澡。小虎不敢过河了,但女人欢乐的笑声又让小虎感到一阵阵兴奋,小虎偷偷透过灌木丛向河里张望,真是一幅绝美的春宫图。金顺子的皮肤真白啊,胸前两个大奶子挺拔着,随着笑声不时地颤抖着,大腿根中间一片黑葱葱的阴毛,沾着明亮的水滴,圆圆的屁股扭来扭去的,让人看得心颤。旁边两个女人正在相互擦着身体,好象还帮助对方揉着挺挺的大奶子。小虎长这么大了还是第一次看到赤身全粿女人,一时间自己的鸡鸡不听使唤了,开始变大变粗变硬了,小虎连忙用双手按住,可是越按越刺激,按在鸡鸡上的手忍不住揉起来了,越揉越快,一阵冲动中小虎咧牙扭嘴地低声吼了一声,一股热流从身体内部顺着硬梆梆鸡鸡一下子射了出来。这时金委员长听见动静喊了一声:「是谁啊?快出来!」小虎红着脸从树丛后走了出来,低着头解释说:「金委员长,我刚从团部回来路过这里,我没注意这有人洗澡,我真不是有意的。」金委员长看见小虎这副模样,站在水里哈哈的大声笑了起来,两只大奶子乱抖起来。「小虎啊,我们朝鲜女人洗澡是不避男人的,没事,你想看就看吧,姐妹们,让可爱的志愿军战士小虎好好看看我们朝鲜妇女的身体吧。」于是三个女人淌着水向岸边走来,大奶子露出来了,肚皮露出来了,连下面的阴毛也露出来了,吓得小虎直往后退,不小心让河滩上的石头给拌倒了,流着汗水的头上沾满了沙子。金委员长和两个妇女走上岸来围住躺在地上不敢动的小虎说︰「小虎你看吧,大姐让你看个够,你看你裤口都湿了,是不是射精了?」说完三个妇女哈哈地笑了起来。小虎见势不好,连忙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跑开了,身后传来妇女们开心的笑声。小虎顺着河跑了一阵子,回头见不到金委员长,一下子瘫在了河滩上。小虎仰脸躺着看着蓝天,回想起刚才见到的那幅春宫图,心想,朝鲜女人真漂亮,也太大胆了,要不是跑得快,还不得让她们给强奸了,咳,我这事要是让营长知道了可不得了,我得赶紧回去。想到这里,小虎连忙站起来,可一看见自己满头沙子,军裤鸡鸡口处还湿了一片,这样回去营长和教导员肯定能看出来,不行,在这河里洗个澡干净干净再回去吧。小虎四周看看没有人,便脱光衣服把枪、子弹袋和手榴弹袋放在树丛边,便下河洗澡去了。好长时间没洗澡了,小虎边洗澡边玩水,忙乎过好一阵子。洗完之后一上岸,发现衣服不见了,枪、子弹袋和手榴弹袋也不见了。小虎头翁的一声,完了!这要出大事啊,丢了枪是要关禁闭的,还要给处分的,怎么办呢,赶快找吧。小虎也顾不上丢人了,光着屁股沿着河岸找了起来。找着找着,突听一声:「不准动!」小虎吓坏了,连忙回头看,哦,原来是金委员长端着枪对着他,刚才和她一起洗澡的妇女分别拿着他的衣服和子弹袋和手榴弹袋。金委员长严肃地说:「你还是个志愿军战士呢,怎么能把枪丢了呢,这是你的生命,你不知道吗?」小虎双手捂着吓软的小鸡鸡连忙说:「是我的错,我不对,请你把枪还给我吧。」「还你?没那么容易,丢枪是大事,我要向你们营长汇报。」小虎一听连忙说:「金委员长,求求你千万别告诉我们营长,那我可就完了。」金委员长见状说:「还你是可以的,但你要答应我们三个一件事。」「什么事啊?」「你不答应就不还你枪,还要向你们营长汇报,」小虎连忙说道:「我答应还不行吗?」「那好,小李姑娘,先把外衣给他穿上,到前面的窝棚里去,别在这站着,叫别人看见多丢你们志愿军的人啊。」小虎简单穿上外衣,跟着金委员长三人来到河边的小窝棚里。进了窝棚,金委员长把枪递给小李姑娘,告诉小李姑娘,你外面看着点,发现情况马上报告。然后对小虎说︰「你答应了吗?」小虎连忙说答应答应。「那好,把衣服脱了,躺到地上的稻草上,大姐让你好好休息放松一下。」小虎连问你们要干什么?金委员长把口气放缓对小虎说:「你们志愿军来我们朝鲜帮我们打仗,大姐我失去姐夫快两年了,女人两年没人来爱了,你们志愿军不能帮助我们朝鲜妇女这个忙吗?」见小虎还在犹豫,金委员长向站在旁边的朴大姐一使眼色,两人便上来抱住小虎,把小虎按在稻草上,并对小虎说:「大姐要和你弄男女操穴的事,你配合一点,放老实点吧,不然你要吃亏的,也拿不到枪的。」说着把自己的衣服先脱得干干净净的。小虎一见没办法了,只好把衣服也脱掉了。金委员长见状说:「朴大姐我先来了。」说完一下子扑到躺在稻草上小虎,大大的奶子紧紧地压在小虎的胸上,双手抱着小虎的头,嘴紧紧地亲吻着小虎脸、眼、鼻子和嘴,舌头伸进小虎的嘴里拼命的搅动吸吮着,下面的肚子和小穴、腿压在小虎的身上拼命的扭动。在金委员长的扭动刺激下,小虎刚才被吓软的小鸡鸡很快就硬了起来,在金委员长小穴的扭动下不停地随着左右扭动。这时金委员长掉过身来,一下子把硬硬的鸡鸡吃到嘴里,不停地吸吮着从龟头到立柱到两个蛋蛋,两手不停地玩弄着两个蛋蛋,她自己的小穴顶着小虎的头不停地在扭,从穴里流出来蛋青般的淫水沾湿了她的阴毛,也弄湿了小虎满脸。这时站在旁边的朴大姐也忍受不住了,把自己脱得光光的,蹲在小虎的旁边,抓起小虎的手去抚摸她的大奶子,自己另一只手伸到自己的阴户里不停地出出进进,嘴里发出轻轻的吟呻:「好舒服啊!!」小虎在两个如虎狼般的女人的强烈刺激下,大脑一片空白,小腹一阵阵紧缩,一股难以控制的热气向下推进,一股热流涌向龟头,终于在金委员长一进一出的含吐中,小虎怪叫一声把浓浓的精液射了出来,全射进了委员长的嘴里。只见金委员长把嘴里的精液全部咽了下去,又把小虎鸡鸡周围的精液也全部舔得干干净净。见小虎的鸡鸡软了下来,金委员长招呼朴大姐,俩人一起吸裹小虎的鸡鸡,同时用手抓住小虎的手引向自己的小穴,让小虎的手指伸进她的小穴里,教小虎进进出出地玩弄着小穴,并左右扭动地配合着。朴大姐一边吸吮着小虎的鸡鸡,一边把自己的小穴顶在小虎的脚上,左右扭动,一会儿就把小虎的一个脚给吞了进去,看见小虎的鸡鸡又硬起来了,金委员长扭过身体,把住小虎的鸡鸡,对准自己湿淋淋的小穴,慢慢地坐了下去,小虎的鸡鸡顿时进入了一个湿润温暖的屋子。特别新鲜特别舒服,刺激着每一个细胞好像要全部张开一样。朴大姐这时双手从金委员长身后搂过来摸着小虎和金委员长的结合部,那个小穴已经换到小虎另一只脚上,很快地又把这只脚给吞吃进去了。小虎不停地揉着金委员长的大奶子,硬棒棒的大鸡子也配合着金委员长大屁股的晃动不停地向上顶着。委员长的大屁股不停地晃动着,时而前后动,时而左右拧,时而正转反转地划着圆,速度忽快忽慢。她还把小虎的手拉过来,按在她的大奶子上,也不停地划着圈,也是一会儿快一会儿慢,头仰着后面嘴里不停地发出啊、啊!的声音,头发在脑后左右飞舞着。忽然金委员长的动作越来越快越大,小虎的大鸡子向上冲击的力量也越来越有力,双手近似摧残式地用力捏着越来越大越来越硬的大奶子,两人同时发出大声喊叫:「啊!、啊!、啊!」小虎的大鸡子里射出一股有力滚烫的阳精,直冲骚穴,同时小虎也感到一股热流也从金委员长的骚穴深处冲向自己的龟头。随着啊!的一声长叹,小虎的身体软在稻草上,金委员长也柔软也扑在小虎的胸上,没有满足的朴大姐连忙从后面用嘴舔着小虎半插半露的大鸡子和金委员长的大骚穴。过了一会儿,金委员长翻身从小虎的身上滚下来,仰面叉开两腿躺在地上,让朴大姐把小虎的软下来的大鸡子给舔硬了,对小虎说:「志愿军弟弟,你也是个大男人了,爬起来,像个大男人一样从上面好好地干我吧。」说完把双腿抬起来,把大屁股和露着红阴唇淌着精液的骚穴对着小虎。小虎用力地站起来,跪在大屁股前,把大鸡子对准金委员长的骚穴,一用力狠狠地插了进去。想到今天那个丢人的开头,想到后来享受着的第一次性交所带来的快感,小虎真的用足了虎劲,就向发动机的连杆一样猛烈地一进一出地运动起来,一气干了几百下,干得金委员长全身就象散架一样。毕竟一个中午射了两次了,身体有点力不从心了,这时,朴大姐看出小虎有点不行了,便站在小虎的身后,用两个大奶子顶着小虎的后背,帮助向前冲击。这时,金委员长的骚穴不停地收缩,全身抖动,头一歪不动了。小虎一见,连忙把还硬着的大鸡子抽出来,喊着:「委员长你怎么了?」朴大姐说:「没事,她这是来高潮兴奋的,没事,一会儿就醒过来了。志愿军同志,你还没插我呢,趁这时候好好干干我吧,」说完仰脸躺在稻草上,叉开大腿,把那个阴毛浓浓,骚洞大大的骚穴面向小虎。小虎走过来,把自己的大鸡子用力插去。一鼓作气干了二百多下,干得朴大姐连声喊着,乔思米达,乔思米达(好)。这时,小窝棚的破门一下子开了,一个人一下子摔进来了,倒在地上,把小虎吓得大鸡子一下软了,朴大姐也一下子坐了起来,那边金委员长也一下子光脱脱地站了起来,连说有情况。大家仔细一看,原来是李姑娘摔倒在地上,裙子还穿着,可是内裤却脱落在脚面上,大腿根湿乎乎的,两手也湿乎乎的。看到这种情况,金委员长连忙把小李姑娘扶起来,扶到稻草地上坐下,问道:「你全看到了?」小李姑娘不好意思点点头,金委员长又说:「自己摸了半天了吧!」小李姑娘又是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想让志愿军哥哥和你亲热亲热吗?」小李姑娘不说话也不点头,头低得更低了。金委员长把小李姑娘扶着躺在稻草上说:「大姐知道你的心思,心里想嘴上不好说是吧。你看小虎哥哥长得多英俊啊!这仗还不知道打几年呢,来吧,让小虎哥哥来爱爱你吧,小虎还楞着干什么?帮助小李姑娘脱衣服啊。」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小李姑娘给脱光了,小李姑娘刚19岁,小奶子发育很好,挺挺地圆圆的,身体白白净净的,阴毛不太多,小穴密实的一点缝都没有,一看就是处女。金委员长说:「我和朴大姐负责上面,小虎你负责下面,最好用嘴舔舔小李姑娘的小穴,那是处女穴啊。」于是两位妇女亲着小李姑娘的脸,揉搓着小巧的奶子,抚摸着身体。小虎跪在小李姑娘下身前,用嘴亲着小穴,这一亲不要紧,刚才小李姑娘自摸时的淫水又流出来了。见状小虎把又硬起来的大鸡子对准小穴,刚要向先前那种猛插方法干进去,金委员长连忙喊住了:「小李姑娘是处女,小虎你要慢慢进,千万别象干我们那样发狠干啊!一定要温柔一些。」小虎把硬棒棒的大鸡子小心翼翼往里进,开始还顺利,进了不到一半时被顶住了。小李姑娘啊地叫了一声。金委员长告诉说:「坚持一下,女人都要过这一关的。」小虎慢慢地往里面顶,突然一下子进去了,小李姑娘哎呀一声眼翻白来了。小虎又停了下来,把头伸过去亲亲小李姑娘,小李姑娘的双手一下子紧紧地搂住小虎。小虎又开始往里进,这次进到底了。见小李姑娘没有太痛苦的表示,小虎便由慢到快,由快到慢地运动起来。小李姑娘小穴中的淫水越来越多,身体也不断地开始配合小虎大鸡子的进进出出。嘴里也不断发出啊!啊!啊!的吟呻,声音越来越大,基本是朝鲜话,小虎见状,动作也越来越大越猛,双方撞击得拍拍响,小李姑娘的身体全部弓起来了,就象一条蛇紧紧地缠着小虎,动作更大,淫水从两人的缝中不断带出,把稻草都弄湿一大片。这时,小虎的大鸡子在小李姑娘小穴的不断夹挤下,伴着小穴中一股热烈的淫水的冲出,小虎的精液也猛烈地射到小李姑娘小穴的深处。啊,两人重重地落在了稻草地上。小虎筋疲力尽地躺在稻草上休息,嘴里喘着粗气,金委员长和朴大姐为小虎按摩着全身,小李姑娘在金委员长催促下,把小虎大鸡子和大腿根处舔得干干净净,然后大家都穿上了衣服。金委员长帮助小虎把衣服整理整齐,把子弹代和手榴弹代背好,三个女人团团拥抱着小虎,金委员长说:「小虎,别怨我们,如果不是你在河边偷看了我们洗澡,把我们的性欲勾引起来,我们不会起这个念头的。战争打了两年了,两年来我们没碰过一下男人,我们的苦有谁知道呢。今天你满足了我们的两年来日夜渴望的性欲要求,大姐真感谢你。战争不知何时才能结束,我们也不知哪天就被炸死了,战争结束后还能有几个男人活下来啊,我们朝鲜的男人剩不了多少了。小李姑娘挺喜欢你的,你能照顾她就关照她吧,她父母都在战争初期就被美国飞机炸死了,你要是能给她一个孩子也是她的福气啊,今后多去看看小李姑娘啊。小李姑娘,好好亲亲你小虎哥哥吧。」小李姑娘双手紧紧勾着小虎的脖子,深深地亲吻着小虎,然后用比较生硬的中国话说:「哥哥,以后来看我啊!」说完,含着眼泪与金委员长、朴大姐走出了这个让小虎和大家都难忘的小窝棚。小虎回到营部后,向营长汇报了执行任务的过程,看着小虎疲倦的样子,营长以为是一路辛苦了,让小虎去休息了。这一夜,小虎想得全是小李姑娘、金委员长,还有那让人难忘的男女之事。前方的战斗越来越频繁,也越来越激烈了,小虎所在营的休整快要结束了,马上要上前线了。这天营长、教导员在团部开完会后,因为教导员还有事要晚一天回来,营长就带着小虎先回来了。回到营部,没赶上晚饭,房东朴英姬便为营长做好了饭,给送了过来。吃完饭,营长告诉小虎去下面三个连送信,明天早上赶回来。小虎背上枪出发了,走到村口碰上了金委员长和小李姑娘,知道小虎要赶夜路去送信,心里不放心,去三个连尽是山路,最近情况又比较复杂,便拿来一支枪递给小李姑娘,让小李姑娘陪小虎去送信,告诉小虎,小李姑娘是村上的民兵,还参加过抓南朝鲜特务的战斗呢,有一定的战斗经验,嘱咐两人在路上要小心。这一夜送信还比较顺利,但在回来的路上却发生了意外,与一小组南朝鲜空投特务相遇,经过一番交火,打死了两个,跑掉了一个,但在交火中,为掩护小李姑娘,小虎右大腿中弹受伤。在经过简单包扎后,在小李姑娘的掺扶下,找到一个不大的山洞,让小虎休息,安顿好小虎后,小李姑娘赶回村里,哪知由于情况紧急,部队已经提前出发了,留下口信让小虎迅速赶到新的作战集结地归队,又因为美国飞机根据特务的指点轰炸了青河村,村里的人都临时转移到山上了,只有金委员长带领几个妇女拿着枪在村里留守。听到小李姑娘的汇报,金委员长寻找到了一些粮食和简单的草药,跟着小李姑娘来到了山洞,在给小虎处理了伤口后,金委员长安排小李姑娘暂时陪小虎安心在山洞里养伤,等伤好点了再送小虎返回部队。另外又派人去寻找部队报告了小虎的情况,部队也同意小虎暂时留在朝鲜老乡养伤,也带来了一些西药。在山洞里,小李姑娘精心的照顾着小虎,由于小虎的伤在大腿根上,为便于换药,小虎赤裸着下身,平躺在厚厚地稻草上。看到小虎的虎头虎脑的小鸡鸡,小李姑娘经常忍不住脱光身子搂抱着小虎,或是抚摸着小虎的小鸡鸡,或是用小嘴吸吮着小鸡鸡,或是让小虎用嘴吸吮或用手玩弄自己的小骚穴。经常整得俩人高潮迭起,沉浸在性欲的欢乐之中。有时碰到金委员长来看小虎,也与小虎玩这些嘴上和手上的性生活。两女一男快乐地性生活,愉快的心情,让小虎的伤口恢复得挺快,不到两个月就基本痊愈了。一天,金委员长来看小虎,正碰上小李姑娘扶着小虎练习走路,看到金委员长来了,小虎竟能够离开拐仗和小李姑娘的掺扶,迎上前去。看到小虎的伤基本好了,金委员长很高兴,看着小虎和小李姑娘说,今天为庆祝小虎的伤基本好了,也为了让小虎好好感谢小李姑娘近两个月的精心照顾,今天我们三人好好玩玩。小虎把小李姑娘扶到床上,脱掉小李姑娘和自己的衣服,从小李的脸上一路亲吻,眼、鼻、耳、脖,在小李姑娘的日渐丰满的乳房上亲吻着,揉捏着,又亲到肚脐,美丽的阴户上,小虎用舌头舔开外阴唇,挑开内阴唇,迎着渐渐向外流出来的蛋青色的淫水,在敏感的点上转着圈舔着,同时吸吮着淫水。小李姑娘拉着小虎的双腿,把小虎硬棒棒的大鸡子拽到自己的嘴前,贪婪地一下子裹在嘴里,用力地吸了起来。金委员长也脱光衣服,用手指玩弄着小虎的屁眼,用嘴吸吮着小虎的屁眼。啊、啊、啊,小虎身体下沉,用力地把大鸡子向小李姑娘的嘴里插,激动地要把精液射进小李姑娘的嘴里。金委员长见此,一下子把小虎的大鸡子从小李姑娘的嘴里拉出来,紧紧的掐住大鸡子的根部,嘴里急急忙忙喊着小李姑娘把双腿翅起叉开,把骚穴张开,金委员长把小虎的龟头对准骚穴口,小虎连忙一用劲,大鸡子一下没到了根部,再运动了几十下,精液全部射进了骚穴之中。金委员长从后面趴在小虎的背上,大骚穴和阴毛在小虎的背上蹭,嘴附在小虎的耳边悄悄地说:「多射点,别着急抽出来,让小李姑娘怀上你的孩子。」过了一会儿,金委员长自己挨着小李姑娘躺下说:「小虎,来,狠狠地干我,来吧!」小虎先把软下来的大鸡子让金委员长用手给玩硬了,双手玩弄着金委员长硕大的丰满的大奶子,风差不多了,把大鸡子用力插进她的大骚穴中,用力地抽动着,一连干了一百多下,就在双方要达到高潮时,金委员长连忙把小虎推到小李姑娘上,小虎明白金委员长的意思,把快要射出的精液又都射到了小李姑娘的小骚穴里。这以后的一周内,小虎天天和小李姑娘操穴,每次完事,小李姑娘就帮助小虎洗澡,给他好吃的,晚上帮他按摩,两人就象夫妻俩过日子一样度过了最后一周,虽然小李姑娘的中国话说得还不行不熟,但深情的目光和直接的皮肤语言使他们更默契。一周后,部队派人来把小虎接了回去,临别时,小李姑娘的眼里仿佛是一种绝望的可怜的目光,当着部队来人的面,小李姑娘一句话没说,都是金委员长与部队的人说话。当小虎的身影渐渐远去,小李姑娘悲痛地扑在金委员长的怀里放声大哭。小虎的部队在以后的日子里离开了青河村所在的地区,转战多个地方,小虎再也没见到小李姑娘。朝鲜战争终于停战了,小虎所在的部队准备回国了。由于先前回国的部队发生了多起令中朝双方高层非常尴尬的事情,部队加强了对回国部队回国前的管理,在部队集结等候上车的地区,中朝双方派出了纠察部队,阻止朝鲜人接近志愿军和火车,同时对回国的汽车也加强了检查。一天晚上,小虎在火车站附近遇到一位在纠察部队担任排长的老乡,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两位老乡就聊起天来。这位老乡悄悄告诉小虎:「你知道为什么纠察的这么严吗,有的部队乱套了,一些人找到部队领导要求把自己相好的朝鲜姑娘带回国去,那哪行啊!朝鲜打了四年仗,男人死玄了,现在是女多男少,再加上战争对朝鲜破坏这么严重,一些朝鲜妇女就想和志愿军去中国,这哪行啊,朝鲜方面也不同意。结果,一些部队的人瞒着领导偷着藏着想往回带朝鲜女人,还有的感情深了带不回去,干脆不辞而别离开部队留在朝鲜了。」听到这些,小虎不禁想起了日夜思念的小李姑娘和金委员长,为她们担心起来,真想去青河村去看看她们。其实小虎并不知道,自朝鲜停战后,小李姑娘和金委员长就离开青河村,到处打听小虎所在部队的消息,由于金委员长中国话说得挺好,又是村里的委员长,因此很快打听到了部队所在地方,因此她们碾转走了一个多月,来到了小虎部队等待回国的集结地区,但由于中朝双方纠察部队查得很严,一直接近不了火车站。还是金委员长有办法,不知从哪里找来一套人志愿军女兵服,凭着一口流利的中国话,来到了小虎营部。见到小虎时,两人都惊呆了,找了个单独地方,见四周没人,紧紧地拥抱亲吻。随后金委员长告诉了小虎归队后小李姑娘的情况︰「小李姑娘怀孕了,年初生了个男孩,现在已经快一岁了。停战后,我想你们可能要回国了,当时你们的关系我是极力攒活的,小李姑娘是真心爱你的,现在又有孩子了,怎么办啊?听说现在抓得可紧了,不允许旧爱女人和你们志愿军回中国。」小虎告诉金委员长,肯定是带不去中国的,起码目前是很难带回去的,查得很严了,即使到了中国发现了也要遣返回国,一遣返回国就会被关进监狱的。但我走前一定要见到小李姑娘和我的儿子。于是,小虎找到那位纠察排长,还不错,答应可以离开集结地去见一面,但时间不能太长,绝对不能把那位朝鲜女人带到部队来。小虎跟营长请假说是上街买点东西,会老乡,跟着金委员长来到小李姑娘住的地方。小虎见到小李姑娘,紧紧地把她拥抱在怀里,两人疯狂地亲吻。然后,又抱起儿子仔细地看和亲吻。金委员长和小虎告诉小李姑娘目前部队的情况,小李姑娘扑在小虎的怀里痛苦地哭泣起来,小虎和金委员长无奈地劝解着小李姑娘。最后,小李姑娘不哭了,说:「我是挺想和小虎哥哥去中国的,但我也做好了去不了的准备。我这辈子不会再嫁人了,我要把孩子好好养大,过几年管得不严的话,我在带着儿子到中国去看你。希望你别忘了我这个小妹妹,别忘了我们共同的儿子。金委员长你带孩子出去一会儿,我想和小虎哥哥来一次最后的道别。」金委员长出去后,小李姑娘关好门,全身脱得净光,上来帮助小虎脱光衣服,两人上床。一个多小时里,两人用尽了全部力量,全部技巧,疯狂了再疯狂,达到了一种至高无上的精神空间。分别前,小李姑娘剪下来一撮长发,一撮阴毛给小虎,把小虎全部阴毛全部剪下来收藏起来,并把小孩用的小兜布撕成两半,做为今后认孩子的纪念。分别的时候到了,一家三口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相互亲吻后,金委员长扶着小李姑娘,抱着可爱的儿子,踏上了返回青河村的道路。后记,小虎再也没见到小李姑娘,他们共同的儿子也没有任何消息,若干年后,小虎与一位中国姑娘结婚了。字节数:18452【完】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