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fabp.com 色哥哥 色妹妹 色姐姐 色姐妹 第四色 淫色网 奇米影视 奇米 奇米网 俺也去 奇米影院 奇米影视四色 奇米影视817 奇米色 色和尚
  •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773ww.com 240bb.com av2012.com 7875g.com 5r9r.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淫乱花都

    青城,是S省是经济中心,依山靠海,独特的地理环境,造就了这个城市的底蕴。龙泉花都,位于青城的东南方一处延伸到海的小岛上,是这个小岛上唯一一个高档小区,这里环境优雅,一条蜿蜒的小路像一条长龙似得盘在这个小岛上,小路的两旁林立着一栋栋错落有秩的别墅。这里是海鸟的栖息地,也是青城富豪的集聚地,更是青城市民向往的居住地。小岛的最深处有一处豪华别墅,这是一处有别与其他的别墅,这里是青城最有名的地产商徐华仁的府邸。只所以他的府邸有别与其他的,是因为整个小区都是他本人投资建造的。而这套豪华别墅,在四年前当做生日礼物送给了刚刚成年的儿子——徐中元。「啧……啧」徐少搂着一个美少女,在其裸漏的肩膀上亲吻着。美少女只穿着一件宽大白色的男式衬衫,一双肉色的丝袜套在她那双修长白嫩的腿上,那件衬衫很明显是徐少穿的,穿在娇小玲珑的女孩身上,看上去就像一件连衣裙一样,把大半段大腿都遮住了。美少女眯着眼睛,坐在徐少的双腿上,半躺在徐少的怀里。因为衬衫最上面三个扣子都没系,半边的衬衫从她光滑的肩上滑落,露出了里面遮盖的白嫩的肌肤。徐少情不自禁的亲着女孩那如丝绸般的肌肤,他一直手缓缓下移,降到女孩的胸前,隔着衬衣揪住了女孩的「小樱桃」,轻轻的捻着。「嗯……嗯」女孩的脸蛋微红,开始发烫,双手在徐少后背上揉搓起来,扭过头来咬上他的耳朵,喘着粗气「坏元哥……」「小馋猫儿……」徐少把手伸进了衬衫,握住女孩的一只酥乳,「又想要了,刚才没喂饱你么?」「是你…嗯」女孩将徐少的手死死地按在自己的乳房上,找到了男人的嘴唇,把自己的小嘴凑了上去「是你挑逗人家的……就知道到欺负人家……坏死了……」「嗯……嗯」徐少用舌尖撬开少女的贝齿,吸允着少女的巧舌。「坏哥哥……」少女把手伸进徐少的裆部,攥住他的已经硬邦邦的阴茎。「乖宝贝……」徐少把手继续下移,从衬衫下面伸进去,摸到少女那柔软稀疏的阴毛,两手往外一翻,轻轻的揉着阴蒂,「小浪蹄子,这么快就湿了……」。「哎呀,别说了,羞死了」少女在他的胸口捶打着。徐少从沙发上抱起少女走向卧室,把少女放到一张大大的床上,托起她的一只小脚,隔着散发着香气的丝袜亲了起来。又将另一只脚托起,双手碰着她的脚,又是亲吻,又是用脸摩擦,还把她的脚趾头塞进嘴里吸允。「啊……啊,嗯……」少女合着眼睛,咬着下唇,从嗓子眼里传出如同销魂乐一般的娇声。徐少缓缓地亲吻着女孩修长的大腿,双手不停歇的解开少女所剩不多的衬衫扣子,向两边分开,女孩的白皙的双乳立刻呈现在徐少的眼前。徐少向前爬了两步,抬头吸允起少女的双唇,右手抓住女孩的奶子,轻轻的揉搓着。「嗯……嗯」少女的双眼如同蒙上一层薄纱,眼神一片朦胧无比。可是少女的双手则没停着,灵活的解着他身上为数不多的衣服。不久两人便坦诚相见。「哥哥……」少女双腿举起盘上他的腰上,挂在他的屁股上,「嗯……」徐少闭上眼睛,开始缓缓耸动臀部,使阴茎在少女的外阴处轻轻地摩擦着柔软紧凑的小穴,同时小穴也摩擦着包皮和敏感的龟头,「嗯……」徐少低声的呻吟着。「嗯……莉莉……你小穴还是那么紧……嗯……好舒服」徐少轻轻抬臀部,阴茎缓缓的插入少女的小穴。「啊……啊……嗯」少女合着双眸,一串销魂的呻吟从少女喉中传出。徐少向后一坐,抱起少女,搂着她的细腰,吻着她的乳房、脖子、脸蛋。「我的乖宝贝儿……,嗯……」徐少使劲的顶了一下。「啊……」少女难耐的摇动着细腰,昂着头,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哥哥……坏哥哥……慢点……插到肚子……嗯……肚子里了……啊」。徐少将少女平放,然后让她跪起来,他一只手从后面抱住女孩的腰,另一只手则扶住坚硬的鸡巴,缓缓驶向小穴,「噗嗤」,只是轻轻一代,整根鸡巴便插入了少女粉嫩的小穴。「啊……啊……好大……好满啊……」少女忘情的叫着。「嗯……啊」由于被少女那紧凑的小穴包裹着鸡巴,性器官相连的快感使他发出一声悠长的低吟。徐少双手揉捏着少女的屁股,猛烈的撞击着她那粉嫩的小穴,阴囊撞得她的屁股「啪啪」作响,不一会,粉嫩的小穴便有点红肿起来了,少女没有心理上的顾虑,用声音及动作充分的迎合着男人,阴茎的进进出出,她就立马显出「浪女」本色,仰着头闭着眼,「啊……啊」的娇声叫着。有了少女的浪叫声,徐少显得更加兴奋,更加卖力的干着,女孩的两个圆滑粉嫩的屁股蛋此刻也被徐少揉的发红了,点点的淫水飞溅,使得两人性器官交合的地方一片汪洋。两个人抱在一起,激烈的扭着身体,相互探索着、赞美着对方的身体。「啊……嗯……乖宝贝儿……你的小穴太紧了……夹死我了……」一番番的狂插让已经让徐少汗流浃背了。「啊……来了……来了……啊」少女猛的抬头,紧闭的双眼也突然睁开,身体深处释放的能量让她不能自制的颤抖了起来,「啊……太美了……太舒服……啊……泄……泄了……啊……啊」断断续续的叫声充满了整个房间。徐少戛然而止,任由女孩喷射而出的滚烫阴精拍打着龟头。他在享受这个过程,享受用鸡巴征服女孩的过程。女孩也许是累了,前身重重的扎在床上,眼帘轻合,呼吸急促,娇艳的红霞挂在俏脸上久久未消。徐少轻轻拔出坚挺的鸡巴,将女孩翻过身,又将阴茎从正面插入了正滴答淫水的小穴中。「啊……」少女打了个寒颤,抬起套着肉色丝袜的修长的腿,盘上他的腰,「坏哥哥……慢点……啊……吻我……呜」少女还未说完,徐少已经低下头含住她伸在外面的香舌,双手也攀上胸部握住了少女的酥乳。「啊……对……对……就这样……用力干我……啊……快点干我啊……」少女语无伦次的大声叫着。「嗯……太棒了……真舒服……」「啊……」少女尖叫了一声,一股强有力的电流从小腹流向四肢,又酥又麻,同时全身一阵痉挛,「啊……要……要死了啊……泄了啊……」少女声嘶力竭的叫着,慢慢的开始呜咽起来,身体不自主的颤抖着,她已经无法做出其他的相应了。「嗯……」徐少长长的低吼一声,将滚烫的精液毫无保留的注入少女体内,然后压在她的身上,低头亲吻着少女的香肩。少女只觉一股暖流喷射进入了自己的子宫,烫的自己浑身都暖洋洋的,很是舒服。两个人就这样凝固了十几秒钟,阴茎仍然在她的穴缝间。少女呼呼的轻喘着,脸上尽显着满足及幸福。这时,院外传来几声狗吠及汽车的轰鸣声。「快,坏哥哥……快起来穿衣服……我妈妈回来了,让我妈妈看到就坏了」少女慌慌张张的推开徐少,胡乱的翻找着自己的衣服。原来,少女是徐家的保姆张萍的女儿,叫孙莉莉,今年刚刚高中毕业,考入青城大学,寄住在她妈妈工作的徐家。整个别墅也仅仅只住着他们三个人。少女匆匆穿好衣服,飞快的跑出徐少的房间,从偏向大门的侧门跑下楼房,回到自己居住的房间,小手拍拍胸脯,「还好我动作麻利……要不然……」一抹狡黠的目光在少女眼中一闪而逝,然后躺到自己的小床上幸福的呼呼睡着了。徐少在少女匆匆离开后也慢慢穿上衣服,走到餐厅,快速的边吃东西边打电话让耗子开车来接他。因为他记得昨天他老爹通知他,让他代替他老爹参加一个项目的投标。耗子,徐少的死党、保镖兼司机,小时候跟着徐少欺男霸女的事情没少干,后来耗子被他父亲逼着去当了兵,退伍回来后,便让徐少给强行征召过来,耗子也乐此不疲,这两年也跟着他没少去花天酒地。不久后,车缓缓驶进投标地——青城国际大厦,徐少带着墨镜下车,向大堂走去。走进大堂,一个身着黑色小西服及黑色短裙的女人迎上来,「徐少爷,您好,我是徐总派来辅助你投标的李艳」徐少认真的打量着李艳,李艳不过三十来岁,浓密的乌发盘在头上,瓜子脸略施粉黛,秀挺的鼻尖上架着一副黑色边框眼镜,一身职业套装,内配白色衬衣,尽显出OL女性的庄重。一双黑色丝袜包裹着匀称标致的双腿,玲珑的小脚套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徐少一时着迷。「李艳,李艳,很好听的名字,嗯,奶子也好丰满,35C?不对,应该是35D」他在心底反复地念叨着,双眼更是紧盯着李艳那对将衬衣高高撑起的乳房。李艳看着眼神直直的徐少,脸上露出迷人的笑容,女人嘛,都为悦己者容,轻声喊着「徐少爷」「啊,什么?」徐少惊慌的回过神来。「您好,我叫李艳」李艳说完伸出右手。徐少伸出右手,握上李艳的手,「好嫩的小手,又白又滑」,徐少轻轻的低语着,他这一刻真的不愿放开李艳的手,直到李艳自己抽回了手。「徐少爷,会议室在10楼,您请随我上去吧」说完,扭着包裹在窄裙里突出来的翘臀走在前面。「真是极品啊,真想在上面尽情的揉弄一番」徐少心里嘀咕着跟了上去。走进电梯,李艳按下要到达的楼层,等待这徐少进来,狭小的空间里,散发着女人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道,又一次让徐少心旷神怡、浮想联翩。整整一下午的投标事宜在徐少满脑子都是李艳的影子中,浑浑噩噩的度过。经过李艳的帮助,徐少也如愿以偿的帮他老爹顺利的拿下了那个项目。他们俩也经过这次投标渐渐的熟络了起来。「艳姐,走,我请你去喝杯,谢谢你今天大力的协助」「不客气,徐总让我来帮忙,理应尽职,不过今天下午的投标确实有点困难,不过还算顺利,值得庆贺一番,不过还是有点累啊」「那我跟我爸说下,让你明天休息一天,你在家好好睡一觉」「就这些?」「那你还要这么样?难不成要我以身相许?」徐少玩味我笑说。「好啊,徐少,现在开始占姐姐我的便宜了哈,看我不轻饶你」说完伸手就要往徐少身上打。「好了,艳姐,不闹了,我请你去喝点东西」说完也不理会李艳同不同意,直接拉着她的手往外走去。耗子早已恭候在车前,等他们上车后,车子缓缓驶出国际大厦。耗子将车开到丽都酒吧,边自由活动去了,因为在这里,耗子永远不会担心出什么事情,这个地方属于徐家产业,耗子在这儿也是挂名的经理。徐少将李艳带到一个他的专属包房,不会就有小姐送来了酒水瓜果,然后边掩门出去了,徐少也是推杯问盏大夸李艳,李艳不久便醉眼朦胧,不知所以了。「艳姐,今天多亏了你了,都不知怎么感谢你了,来……」说着徐少端起酒杯,说着这个不知道让他用了多少遍了的借口。「弟弟呀,姐姐不行了,不能喝了,我先去趟洗手间」说完便想站起来。李艳喝的有点多,站不稳,重心移动的身体突然失去了支撑点,一下倒在了徐少的小腹上。「艳姐,艳姐,你怎么样了」徐少轻声的问着。谁知道李艳已经睡了过去。徐少拨开李艳遮着脸的秀发,她弯曲着身体,使得窄裙更是把屁股包裹的更紧。看着美少妇熟睡的样子,在酒精的刺激下,他那双色眼散发着绿光。他的手不自觉的伸向李艳的翘臀上,开始揉捏着她的屁股,然后往下顺着裙边往下摸去,隔着黑色丝袜,徐少能明显的摸出今天李艳穿的是丁字内裤,一片布片紧紧的贴在女人的丰满的阴部。他用两个手指压入女人的阴部,指尖用力一压,连同丝袜和内裤一起按入女人那饱满的阴唇。「嗯……」李艳似做梦般本能的低吟。徐少用手指在李艳阴部来回的摩擦着,一股股淫水很快渗透了内裤,湿透了丝袜,粘在他的手上,他收回手,放在鼻下闻了闻,已经勃起的鸡巴更是又涨大了几分,顶在裤子上,很是难受。徐少解开腰带,把它放了出来,硬硬的鸡巴立在李艳的鼻尖前,女人呼呼的喘气产生的热浪,让它在空中不断的抖动着。他把李艳白色衬衫从裙子中拉了出来,紧接着手从衬衫下摆伸了进去,推起李艳的胸罩,在一对软软的奶子上揉捏起来。不时的用指尖捏捏乳头,让它们很快便挺立起来。迷迷糊糊的李艳忽然闻到一股浓烈的雄性气息,又感觉到自己的乳房被人玩弄着,特别的舒服。她跟她老公结婚2年,因为工作的原因至今也没要孩子,最近她老公去了B市出差,一个多月了,压抑了一个多月的情欲被彻底的释放了出来。她努力的睁开眼,首先引入眼帘的是一根暴着青筋的粗长阳具,足足比她老公的那个大了一半有余,心里也碰碰激动,双眼流露出性的渴望。就在这时,一波波的快感又从胸部传来,李艳的舌头情迷的伸向了徐少的鸡巴,在柱子一样的鸡巴顶端舔了一下。突如其来的刺激,让徐少莫名一爽,低头一看,发现李艳正在用舌头在鸡巴上舔。徐少顿时心生暗爽。其实李艳并不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只因为在酒精的作用下,她就像一只正在发情的雌性动物,只知道要找一个雄性动物交配,此时此地正好徐少在旁边。很显然,简单的舔舔男人的阴茎根本不能满足李艳的性欲,她左手握住徐少的鸡巴,上下套弄了几下,一口含住龟头,上下套弄着。抚摸着坚硬的阴茎上的青筋,李艳此刻不能自控了。她右手撩起裙摆到腰部,又将丝袜退到腿弯处,用手拨开小小一片的丁字内裤,拇指压在露出的阴核上一阵猛揉,连根手指也插进阴道中抠挖着。「呜……呜」一个深吞,将徐少的成个鸡巴含进口中,将她小小的嘴巴塞的慢慢的。她吃着嘴里的鸡巴,舌尖仔细的滑过龟头下一圈圈肉楞,又把舌尖抵在张开的马眼口上旋转着,还时不时的往下顶,好像要把舌头塞进马眼似得。「嗯……嗯」徐少闭上眼睛舒服的享受这少妇的服务。李艳将嘴巴嘣的紧紧的,紧紧的裹着鸡巴一进一出的套弄着。偶尔更是让整个鸡巴插进喉咙里,用喉咙摩擦着龟头。每当这时,徐少就会使劲的揉捏她的奶子,也让她产生更强烈的快感。于是她更是乐此不疲的深喉套弄着鸡巴,直到她喘不过气来时,才意犹未尽的吐出鸡巴。李艳的嘴里不断的传出呜呜的声音,双腿间的手指也在拼命的扣着,来换取她更刺激的节点。不久,加上醉酒的缘故,李艳有些体力不支,无论怎么让手指加速,也不能让自己达到欲望。「啊……」她抬起头,情迷的看着徐少,「啊……帮我……弟弟……帮帮我……啊……」看着李艳放荡的表情,徐少放下被自己揉的渐红的乳房,右手伸进李艳的阴道,快速的抽插起来。「啊……弟弟……快点……啊……舒服死了」李艳紧闭着双眼大声叫着。「你舒服了,也别忘了我呀,别光叫,嘴巴不要停!」说着将屁股往上抬了抬,鸡巴抵在了少妇的下巴上,李艳立马低下头,右手握住鸡巴套弄了两下,又张开小嘴开始口交了起来。「啊……弟弟……快……啊……要泄了……啊」李艳边叫着,边用嘴疯狂的套弄着鸡巴。「啊……姐姐……快点……就这样啊……我也要射了」徐少的手指也没停,疯狂的插着少妇的阴道。「呜……呜」忽然李艳一只手猛地抓住徐少的胳膊,不让他再动,徐少也明显的感觉到,阴道不挺的收缩,大量的蜜汁从里喷射而出。就在李艳到达高潮的一瞬间,徐少用左手死死的压住李艳的头,粗长的鸡巴整根插入李艳的喉咙,一股股精液间歇性的射出来,直接流进李艳的食道,一滴不剩的被李艳吞进肚子。直到鸡巴软了下来,徐少才把女人扶上沙发,李艳靠在沙发上,看着徐少,舔舔嘴唇,喘着粗气,「臭小子,你想憋死姐姐我呀,我老公不都敢让我喝他的东西」,说完又想起什么似得,「不过挺好喝的……呜……」说到这便转过身,「哇……」的吐了起来。很明李艳显因醉酒开始吐酒了,然后又轻轻拍拍她的后背。等她吐完了,徐少赶紧拿过一瓶水,递给李艳,「这还没完呢,今夜要让你好好舒服舒服」过了许久,两人将身上的衣服稍微整理了一下,徐少便带着李艳从包间出来,拉着她直接坐上电梯,去了他的专属套房。到了套房里,两个人便站在床头热吻了起来,徐少时不时的捏下少妇丰满的屁股。李艳离开他的唇,一边在他的脖子上亲吻着,一边解开他的衬衣,然后便一路往下吻去,红唇停在他的乳头上,时而舔时而吸允。「啊……」徐少爽的仰起头深呼着气。李艳继续往下舔,娇美的身体慢慢弯曲,半蹲在地上,舌尖滑落到他的腰部,她的口水也在他的胸膛上留下一道透明水痕。李艳拉下他的裤子,将还未勃起的鸡巴含进口中吸允着。左手托着两颗睾丸,在手心中旋转着。而她的右手也伸进裙摆,隔着丝袜揉弄着自己的小穴。「啊……」徐少长呼了口气,一阵阵的快感,让他那软软的鸡巴,渐渐的在这个少妇嘴里坚挺起来。李艳感觉着他的鸡巴越来越大,越来越硬,她莫名的亢奋了起来,她等不了了,也满足不了仅仅用手带来的快感了,她要这个男人来奸淫她,她要这个粗大的鸡巴狠狠的在自己的小穴中来回的穿梭,她要更强烈的刺激及快感。她站起来,直视着徐少,「弟弟,刚才谁说要让我好好的舒服来着?」徐少盯着李艳,飞速的扒掉李艳身上的外套,撕开她的白色衬衫露出她那性感的蕾丝胸罩,去掉她的窄裙,将她狠狠的推倒在床上,徐少脱掉李艳黑色高跟鞋,托起一双穿着丝袜的脚丫,塞进嘴里,狠狠的吸允着。「嗯……嗯」李艳双眼朦胧情不自禁的呻吟着。「小骚货,你的脚真好看……」徐少一遍一遍的舔着少妇的小脚,虽说从她的小脚上传来淡淡的脚气味,更是刺激的徐少情不自已。因为他迷恋这个味道。「啊……坏弟弟,不要舔姐姐的脚了,有味道」因为李艳的老公从来没有亲过她的脚。徐少用嘴巴从脚尖缓缓向上亲去,一直到两腿间。他用手一点点撕开丝袜,露出少妇性感的丁字内裤,徐少拨开布片,轻轻的揉着少妇的阴蒂,不久便汪洋一片了。「啊……弟弟……我要你……啊」李艳双眼迷离,说完一个翻身将徐少压在身下。扶住亭亭笔直的鸡巴,两指分开自己的阴唇,重重的坐了上去。「啊……」随即又抬起屁股,只留半根鸡巴在外面。徐少看着由于被狠狠撞到子宫而眼角带泪的少妇,嘿嘿的笑着。李艳已充分体会到鸡巴的粗大,自然是不会善罢甘休,更是满心期待着即将到来的快感。她慢慢的把屁股放下,让露在外面的鸡巴缓缓插进自己的子宫。徐少坏坏一笑,猛的往上抬起屁股。「啊……」李艳的身体一震抖擞,「啊……弟弟,你坏死了……啊」一根鸡巴已经深入到了李艳的子宫。李艳享受着巨大鸡巴在阴道里抽插所带来的乐趣。徐少抬头咬住李艳的嘴巴,两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他双手扶住她的圆润的屁股,轻轻的向下压去。「啊……好舒服……好弟弟……啊」这次李艳很明显不是疼痛,而是舒服的享受。「小骚货,你的小穴好紧呢,来,喊声老公,要不然就不干你了哦」徐少看似威胁的说道。酒精、性欲、巨大的鸡巴,三样让她发疯的东西,她怎么能拒绝呢,她低头,亲吻着男人的耳垂,「好老公……快疼疼骚老婆吧……嗯……好难受啊……」这样的话,她从来都没说过,即使对着她的老公,她做梦也没想到,竟然对着才见一次面的男人说出这样的话,不过一种莫名的兴奋也随之而来,几乎让她要一泻千里。听着李艳淫荡的叫声,徐少翻身将少妇压在身下,慢慢的抽插,让她适应鸡巴的尺寸,九浅一深的插入方式,让她淫水横流,龟头深入子宫,轻轻摩擦着少妇的子宫壁,一点点让这个刚满三十岁的少妇疯狂。「啊……老公……亲哥哥……美死了……好舒服……啊」李艳已经情迷,双手伸到自己的乳房,使劲的揉着在自己的奶子,脑袋也随着左右晃动。徐少伸手拨开女人的手,伸出双手将随着自己抽插而晃动的奶子握住,用指尖轻轻的揉捏已经变成深红色的乳头。「啊……老公……我……我要泄了……啊」徐少赶紧扛起两条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扶住大腿根部,狠狠的插着,睾丸打在李艳的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声音。直到李艳大叫一声,「啊……泄了……泄了」,紧接着李艳全身颤抖,喘着粗气,徐少也停止了动作。稍微休息了一下,他将还在沉浸在高潮中的少妇身子侧起,坐在她的左腿上,抬起她的右腿,屁股一提,鸡巴一下便插入红肿的小穴中,又开始用力的抽插着。「啊……啊……啊……」李艳无力的呻吟着。徐少抱着她的右腿,右手握住她的奶子,使劲的揉着。「小骚货,老公操的你爽不爽?」「啊……爽……太爽了……我从来都没这么爽过……啊」听着少妇在身下浪叫,徐少更加卖力的抽动着,「小骚货,我的鸡巴粗不粗?」「好粗……好大……啊……大鸡巴老公……啊……啊……又来了……老公……我又要泄了……啊」李艳无意识的叫着。徐少拼命的抽插了几十下,将快要射的鸡巴,从李艳的小穴中拔出,插入李艳的嘴里,将浓浓的精液射进她的嘴里。虽然她尽力的吞咽着,但还是有一些精液顺着她的嘴角流了出来。泄了三次精的李艳,在高潮过后,在酒精的作用下深深的睡去……第二天早上,当第一缕阳光从窗外射进来,照到李艳的脸上,她终于醒了,她有点睁不开眼,头有点疼。忽然发现自己上身赤裸着,下身也只穿着一条裆部已经撕破了黑色丝袜,黑色性感的丁字内裤也不知去了哪里,嘴里面还有苦苦的味道。她看到自己在一个赤裸着身体的精壮的男人怀里躺着。她忽然想起了很多,想起了昨天跟身边的这个小男人疯狂的做爱,得到了无限的满足;怨恨起来她的老公因为出差,而留她独守空房饥渴难耐;想起来身边这个小男人那又粗又长的鸡巴,在她的小穴中穿梭所带来的快感;怨恨起来她的老公那短小的东西,从来没让她真正的高潮过那么的爽过。李艳想着昨天的一幕幕,右手不自觉地伸向那一大早就硬邦邦的,昨天晚上让她痴迷的巨大鸡巴,她轻轻地用手上下套弄着,生怕惊醒了还在熟睡的男人。套弄了一会,李艳忽然想近距离看看它,想仔细的看看这个昨天干了她一晚上的、让她爱不释手的鸡巴。想到这,让轻轻的起身,生怕惊动了徐少。她趴在鸡巴旁,眼睛直直的看着直挺挺的鸡巴。她伸出小手,用食指指尖轻轻的点了下龟头,刚刚触碰了下马眼儿,就见到硬邦邦的鸡巴抖动了一下。她痴痴的看着、微笑着,她感觉自己变了,变得淫荡了,她感觉自己爱上了这根鸡巴,以后离不开了这根鸡巴。她忽然感觉到昨晚背着老公跟别的男人做爱这事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她释怀了。她渴望真正的性爱,真正的满足,像昨天那样,让粗大的鸡巴在自己的小穴中使劲的抽插给自己带来前所未有的快感。她想到这,爬到男人双腿之间,抬起头,伸出舌尖,轻轻的亲在马眼儿上,而后有张开小口,轻轻的吃下了龟头,舌尖打转的卷着龟头。咸咸的,苦苦的,涩涩的,她知道上面是什么东西,她满足的吃着。右手轻轻的抚摸着软软的阴囊,让两颗蛋蛋在手心中打转。「嗯……」一阵阵舒服的快感传遍徐少的全身,他睁开眼,入眼的是看到李艳正趴在他的两腿中间,用嘴巴安抚着勃起的鸡巴,时而套弄,时而吸允。「艳姐……你好骚啊……是不是对我的鸡巴爱不释手呀……啊……嗯」徐少打趣的说道。李艳听到徐少醒来说的话,俏脸蹭的红了起来,低下头不敢直视他,换用右手来套弄着鸡巴,「徐少爷……我……我……」羞羞的说了半天也没说出来,可是手一直没停下来。看着小少妇娇羞的模样,徐少「嘿嘿」的笑了起来,「都这样了,骚老婆还要叫我徐少爷么?你昨天怎么叫的呢?」听到徐少喊她「骚老婆」,李艳更加的害羞起来,脸蛋也越来越红了,「老……老……老公」,喊完将头埋得更深。「好,骚老婆,把屁股撅过来,给我好好看看你的大骚穴:李艳像取悦男人般的将身子转过来,将两腿叉开的趴在男人身上,」老公……嗯……啊……「从她的口中传出一娇声。原来,徐少见小少妇将屁股撅到他面前,真个丰满的阴部呈现在他的眼前,便伸出右手,将食指和中指插了进去。李艳将粗大的阴茎轻轻压在他的小腹上,用她那白皙的酥乳夹住它,然后贴身压住,而她娇羞的脸庞深埋进了他那健壮的双腿间,用双唇抱住了肉蛋。徐少感觉到他的睾丸在李艳的口中旋转了起来,好像有一根线在自己的小腹中不断的扯着,那是一种疼痛并带着快感。「嗯……呼……」徐少舒服的呼吸着,手上的动作也加快了几分。「噗噗」的抽插着少妇的阴道,淫水肆虐,顺着他的手指流下来。「啊……老公……啊……好老公……使劲……弄我啊……好舒服」李艳又一次的语无伦次了,一阵阵快感刺激她逐渐迷失自我。一句句淫荡的话语情不自禁的从她口中说出。徐少抬起头,伸出舌头,舔向少妇的菊花,舌尖在少妇的股沟里滑动着,没到花瓣处便用力一压,似乎想把舌头挤进少妇的菊花里去。「嗯……嗯……」李艳美妙的身体微微的打颤,在这个比他小了近十岁的男人的「照顾」下,浑身酥软。徐少一点点的往下舔,舌头舔向正在用手指抠挖的小穴,喝掉从小穴中流出来的蜜汁。「啊……老公……啊」感到自己的精华被身下的男人贪婪的汲取着,李艳忘情的喊着,她爱上了这个让她疯狂的男人。「唔……啊……老公啊……」李艳激烈的抽搐起来,她别提有多舒服了,身体不由自主的往上抬。而她的嘴巴却时刻没有离开让她爱不释手的肉棒,她一边快速的用嘴巴套弄着,一边用右手握住鸡巴根部上下套弄,嘴里「呜呜」的叫着淫语。徐少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嗤嗤」声音跟李艳淫荡的叫声混成一片。「啊……啊……」李艳的呻吟声越来越高昂,整个身子也开始痉挛的颤抖了起来,「好老公……啊……来了……啊……泄了……泄了啊」徐少停下手中的动作,抽搐手,手掌上沾满了女人小穴流出来的爱液。李艳转过身子,抱住男人的头,狠狠的吻上男人的嘴唇,俩个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相互的传送着彼此的津液。「老公……我想要……要你的大鸡巴干我」说完害羞般的埋在徐少的项颈间。「来,骚老婆,坐上来」徐少指着胯间直挺挺的鸡巴。李艳胯跪在他的腰上,一只手扶着男人结实的胸膛,一只手伸到屁股后面,扶住强壮的肉棒,慢慢的坐了下去。「嗯……」少妇的阴道一点一点的吞噬着他的鸡巴,那种紧凑、火热的包容感让他灵魂出窍,让他不禁呻吟。「啊……」李艳后仰这脸庞,紧闭着双眸,直到把整根热腾腾的阴茎都纳入了自己的身体,低下了头,有点哀怨的看着男人,双手扶住男人的腰,开始缓慢的抬落她的屁股,「老公……好烫啊……」徐少伸起胳膊,握上少妇弹性十足的双乳,指尖在乳头上来回揉捏着,「骚老婆,你好美……我爱你」少妇一只手扶住男人结实的胸膛,一只手反过来抓住身后男人的一条大腿,忘情的上下活动者屁股,起起落落,「啊……好美……好舒服……老公……我以后要让你……让你天天干我……啊」徐少坐起身子,将头埋在少妇双乳上,吸允着已经坚挺了的乳头,舔着柔软的白皙奶子。「啊……老公……」李艳紧紧的抱住男人的头,用力的扭动着屁股,感受那根塞满自己子宫的东西。徐少腾出一只手来,抓住了少妇的美臀,在她的配合下抛动着少妇的身体,使阴茎在她的阴道里更猛烈的进出。「啊……啊……」她扶着男人的肩膀,咬着下唇,屁股使劲的前后扭动着,可以看出来,她想要更强的刺激来满足她生理上的需要,「老公……快点……快点……使劲啊……」徐少一翻身,将少妇压在身下,将她修长的还穿着开了档的黑色丝袜的双腿拉直顶在胸前,双手抱住她的蛮腰,自己跪在她的屁股后面,飞快的干着少妇那紧窄的小穴。「啊……啊……啊」李艳张着小嘴,连续不断的发出诱人的声音,她紧闭着双眼,不断的摇着头,小腹急剧的收缩,她把她本来抓着男人胳膊的双手伸入自己打开并没有闭合的大腿中间,两手推着男人结实的腹肌上。此刻的她感觉自己像飞起来一样,急促的喘着气,身体被男人猛烈的撞击而不断的颤抖着。她只好用手做一点无谓的「抵抗」,不过这样,更使得她那对丰满的奶子被胳膊夹得更加突出了,在胸前前后摇动着。徐少用嘴巴咬上少妇的一只小脚,隔着丝袜吸允着少妇的脚趾,她身上淡淡的汗臭味让他神魂颠倒。「老公……啊……」李艳突然大叫一声,整个身子猛地坐起来,又重重的摔倒在床上,小腹也起起伏伏的痉挛了起来,「啊……」,一股滚烫的阴茎喷射而出洒在徐少的龟头上。「啊……嗯嗯……」徐少又狂风暴雨般干了几下,然后向前使劲一撞,似乎要把自己的身体融入少妇身体中似得。「啊……啊啊……」快速的抽插,感受到李艳的阴道在抽搐颤抖,和李艳此时近乎疯狂的叫喊着,「啊……宝贝儿……我也不行了……要射了……啊」,在李艳不断的高潮中,徐少把一股股精液间歇性的喷射进少妇的体内,灌满了少妇的子宫。「啊……老公……射吧……射进来吧……都给我……啊」李艳此时几乎跟昏迷了似得,她不知道就在刚刚一会,她射了几次,像浪一样的高潮不间断的刺激着李艳的神经,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徐少全身酥软的趴在少妇的身上,看着妩媚的少妇,轻轻的亲上少妇的嘴唇,「我爱你老婆」看着徐少动情的喊着自己,李艳竟然没有一点的负罪感,似乎已经忘了她已经是有夫之妇,还有个爱他的老公。「好老公……我也爱你……你以后要天天这样疼我了」「好,老爷子说过,让我去熟悉一下公司情况,等到时候让你给我当秘书,我天天干你,嘿嘿」「你坏死了……臭老公」两个人在打趣中度过了半个上午,才起身去浴室冲洗,当然浴室中也免不了一场大战。李艳离开时已经是将近傍晚了,托着疲惫的身体回的家,可是她明亮的双眸中却没有一丝疲态。【完】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